月夜不寐作文_月夜不寐愿修燕好_愿修燕好什么意思

52作文网 2021-02-05 11:07:54 浏览量

看来当年也不过是小宗小派,但燕赤霞话中的意思,这小宗派实力并不算低。

曾经的修行之所,尘归尘,土归土,如今看来也不过一座破落的荒山野寺罢了。

可尽管如今,那大雨来得太急,丁修那身冰丝绸衫,还是不免湿了个通透,狼狈不已。

阵阵大风,顺着残破的窗栏、门扉间灌入,丁修抱着胳膊打了个寒颤。

随后,丁修蜷缩着身子,靠在火堆旁烤着火,而后也不知道太累,还是火堆旁太过舒服,竟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果然遇到熟悉剧情的丁修,心下精神一振,可面上却作出迷迷糊糊的表情。

紧接着,待看到一张眉目清秀、如花似玉的俏脸,离自己如此之近,丁修一脸惊恐地跌倒一步。

正嘀咕着,突然火堆的火光摇曳间,丁修看到身边不远处,一道耀眼的金光闪过。

正兀自无聊的丁修,却见门外一道素白的身影,在门外徘徊了许多,似乎是踟蹰着不敢进来。

那语调颇有小狐狸几分可怜巴巴的韵味,只是相比小狐狸的声音,却是要清冷许多。

随后,提着裙角,白影一闪便飘然远去,甚至忘了遮掩自己鬼物的身份。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创新、原创、火热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当然,八个大菜他们两个人是怎么也吃不完的。邵洛虽好美食,却不是贪吃之人,罗锦怕再长胖一般也不多吃,是以那雁肉虽然见了底,别的菜色却还留了很多。

食物向来珍贵,主子吃不完的席面赏给下人,那是下人的脸面,更何况这么一大桌子都是主子夫人亲手精心准备的吃食,更是脸面中的脸面。

罗锦虽然不知道这个理,但看邵洛四平八稳的坐着,一呼就有人来,想着外面只怕不只一个人在暗中守着为他效力,这么大冷的天,大家伙只怕都没口热的吃。

于是,柳烟和唐嬷嬷过来收拾桌子,罗锦指着菜让柳烟将这些没吃完的菜端给外面帮着找食材的兄弟们,是以菜自然便被送到了宁大宁五他们面前。

邵洛从前一般在罗锦家里吃,不在罗家吃的时候,有时自己烤点烧鸡,有时由他们几个那种坏手艺做的凑合几口,算是填个肚子。

这桌子菜,邵洛一个主子都吃得恨不得吞了舌头,何况他们这些一直在外面野地里呆了大半年正是嘴馋的年青人。

这等好吃的美食,宁大宁五他们哪里吃过,一时之间为了多吃一口,恨不得打起来。

愉快的一天很快过去,屋外面是静静的雪,屋里面是暖如春天,再点了昏黄的灯,屋里只在罗锦和邵洛两个人。

邵洛看书,罗锦倚着窗,看窗外,雪花轻轻飘落,美伦美奂,只觉**实在太美,若真在此与心爱之人安静活着,再生几个包子,儿孙满堂,终老此生,说不得也是人生一件美事,心情一好,便哼起了歌儿自娱自乐。

最容易饿的年纪,应该是14、5岁左右。在学校,一直等着课间10分钟,飞奔下楼,在校门口的小卖部买点儿什么,搁进嘴里。虽然小门面极其简陋,柜台常年坐着个肥胖肮脏的老头,各种奇怪的小包装食品不知来自何处,可我一点儿不在意,不在意的还有学校的所有人。有点儿什么吃,就可以撑到下一堂课结束。

我还记得在那年纪,有时放学,我会沿着马路直行,前往一个工厂家属区,我家分明需要在十字路口右转。家属区紧邻马路,路口有个小摊点。现在回想起来,那摊点似乎从没点过灯,门口坐着个胖大婶,很难确定她对我是否怀有善意,因为她从没跟我说过一句话。

生意到傍晚,只余米粉烧饼。白白的米粉浇上一勺红辣椒,可以吃得满头大汗。只是永远吃不饱,总觉没两口,整碗米粉就没了。烧饼也是,总想挑大个的,一口咬下去,面团软软,有种焦香,但也是没多久,只余最后一口。

说来,我还曾周末在家,闲来无事,掂记油条。翻箱倒柜,清理所有零钱,捧着,去买回一根油条。趴在桌上,慢慢吃掉。总之,一直是饿着,一直掂记着吃,整个青春期都如此。

月夜不寐愿修燕好图片

比米粉烧饼油条,更能吸引我的,还得是校外一处商店。原是国营,之后转包个人。有各种东西出售,食盐洗衣粉拖把小孩玩具等。

更奇妙的是,早中晚,这家商店出售的商品,各不相同。早晨,门口有老头摆口油锅,炸红薯面窝糍粑等。与我同路的一个同班同学,每早要在这儿排队买糍粑。我并不爱吃,也不能吃,为数不多的零钱得应对晚自习。

好吧,其实并没有什么零花钱。但不管有钱没钱,晚自习前的半小时休息时间,我会和所有人一样离开学校,慢慢荡到校外。夜灯初上,街上的人骑着自行车,在回家的路上。而我得7点才能放学。

此时,商店换作另个人在此经营,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个矮,穿蓝色大褂戴白色袖套。这会儿的生意,主要是上晚自习的孩子,他们象潮水,涌来商店,只为找口吃的。

玻璃柜台上,每天有1-2个纸盒,搁满奶油牛角包,大约20个左右。当时售价,5毛一个。我吃过。第一口奶油略硬和脆,入口之后,极甜软。也许面粉并不好,面包口感略生硬及粗糙,但有那么多奶油呢,谁要在意面包的口感。

标签: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