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那缕粥香还萦绕在我身边作文_迷恋那一缕芳香作文600

52作文网 2020-07-29 16:06:03 浏览量

世上的芳香千种万种,如玫瑰的浓郁,百合的馨香,茉莉的淡雅。但在我的记忆中,有一种是不可取代的,那就是妈妈手上的芳香。

是的,妈妈的手是香的,那种香味不像香水味那样刺鼻,那种香味很清很淡,闻起来很舒服。它仿佛有一股魔力,吸引着我。小时候,我每次睡觉时,总是要妈妈拍着,伴着那股清香进入梦乡,倘若妈妈要抽出手,我便立刻像丢失了心爱的玩具一样大哭起来,但只要一闻到那缕芳香,我便立刻就止住了哭泣。

但是,随着我一天天的长大,各种各样新奇的东西吸引了我,我便把它渐渐遗忘在了时光的宝盒里,直至有一天。

这天,放学回来,满头大汗,我丢下书包,撸下头绳要洗头发,妈妈嗔怪我,说:“看你,这满头是汗,我帮你洗头发吧。”我摇了摇头,说:“妈,我都这么大了,我可以自己洗的,不用了。”妈妈又说:“可是,妈妈这么久没有帮你洗过头发了,就让妈妈帮你洗洗吧!”我看妈妈那恳求的目光,我心一软,点了点头,妈妈立刻笑吟吟的忙起来,帮我一遍遍地用手试手温,好像生怕我烫着或凉着。试好水温,妈妈轻轻的把我的头发放进水中,慢慢地帮我搓着,很舒服。我好像很久没有和妈妈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了,竟觉得不自在,忽然,我问到了一股很熟悉的'清香,猛地一抬头,映入眼帘地是那么的白嫩,光滑的手,伴着那股清香,使我舍不得放下,可是,现在妈妈的手磨出了一层茧,皮肤也没了昔日的光滑,手上还清楚地可以看到几根鼓起的青筋,哦!这是为养育我而留下的,岁月在这双手上刻下了深深地痕迹,捧着这双手,再不舍得放下……。

是什么,每一次轻轻扣击我的心扉;是什么,每一次都使我陶醉其中!哦!是那股妈妈手上的芳香。哦!不忘那缕芳香。

那是一个冬天的早晨,空气像凝固了似的,冷得让人直打哆嗦。我一边搓着手,哈着气,一边匆匆地在獐山街上走着。这时,一个老爷爷从我身旁走过,出于好奇心,我回头望了望,那个老爷爷花白的头发少得可怜,一双浑浊的双眼凹陷进去,流露着迫切的光,那发紫的嘴唇微微张开,爬满皱纹的脸显得如此苍老。老爷爷上身穿着一件厚厚的黑棉袄,下身穿着一条深蓝绒布大棉裤,脚上穿着一双白边黑色厚棉鞋。左手挎着篮子,右手伸在里面好像在摸什么,他一步一步向前蹭着,每一步都显得那样吃力。

就在这时,老爷爷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似的,竟摔倒了,篮子里的蔬菜滚落一地。老爷爷杵在那里,我也杵在了那里。过路人看了,都摇了摇头,小声嘀咕着:怎么没人扶老人家呢?就走开了。就在这时,一个身影骑着自行车从我身边闪过,那个身影飞快地骑到离老爷爷一米左右的地方就撂下了,然后又飞快地跑上前去把老爷爷扶到一边,说:“老伯,您休息一下,我来帮您捡”。原来那是一位阿姨,她长着一双小而清秀的眼睛,一枚樱桃般的小嘴微微上翘,鼻梁高挺,乌黑的秀发披落肩头,阿姨穿着雪白的棉袄,一条紧身打底裤,一双白净的长靴。她接过篮子走上前,弯下腰,把地上的蔬菜一个一个地捡起来,还细心地用手拍拍上面的泥,菜湿了,还用力地甩了甩。就在这时,一个包心菜滚到了一摊泥水中,阿姨上前蹲下身捡,可此时,一辆电瓶车从阿姨面前闪过,泥水溅了她一身,脸上、身上、手上全是。可是阿姨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默默地捡起包心菜,放进篮子里。她站起身来,把篮子递给老爷爷。老爷爷握着她的手感激地颤抖着说:“好姑娘,你可真是个大好人,只是对不起这身衣服了,你看,都脏了!”阿姨扬了扬嘴角,去扶起自行车,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看着那墙上陈旧的照片,勾起了我脑海中那一片黄色的花海——油菜花以及对那花香的的记忆。

照片上,是我和哥哥。依稀记得,那时我只有5岁,那灿烂的笑容,就像花苞一样稚嫩。我们勾肩搭背,站在油菜花丛中,笑着。如今,我已经是14岁的大男孩了,看到这,我不由得一声感叹,时间是多么快。

现在,油菜花早已不复存在,替代它的,是那些绿油油的生菜。我问外婆,为什么不种油菜花了,外婆却不回答我了,我也不再追问,可能,因为少了那两个幼稚的小孩。油菜花的话语,是“加油。”假若把油菜花比作成为一个人,那么这个人便有着天真浪漫的梦想,并为这梦去不停的追逐的人,他正如油菜花一样,永远怀着那颗童真的心,为这灿烂的梦去加油。

从神秘的森林里蔓延出来的幽香,带着不可思议的色彩;盛大的花丛中漫出来的幽香,令人被这香气缠绵;而散发着耀眼光芒的记忆碎片里的那缕幽香,重拾起我对于她的那份记忆与独特的气息。

香气,总是引人注目。即便是平凡的她,也带着不一般的幽香,踏入了我的世界。我也记不清那是多少年之前的事了,但不会忘却,不会错失那件事的每一个细节。回溯到那个时光,我与她,都还是她妈妈的学生,我们的关系也很要好。

有一次家长会,不想早点回家的我即使被奶奶叫走,也一定要待在学校,使出各种花招,就待到教室里。英语老师说,去办公室找我们班的英语课代表玩吧!我便欣然同意,不待多想,即刻奔向办公室。因为没有约定,她先吃了一惊,然后才反应过来欢迎我。当时还有另一个同学在,另一同学也是和我关系不错的。不知怎的,就进入了画服饰这个专题。她从英语老师的办公桌里找出来三个本子和笔,依次分发给我们。“那么,我就用珍珠为主题好了!”另一个同学说。“我就用蝴蝶结好了,”她说。我毛毛躁躁的,不知如何决定,当时认为,只有这两种是主题,其他的很普遍。禁不住控制,就把心里想的说出去了。“怎么办,不会画了。”说完就立马停住了。结果,刚在谈的正欢的两人看向了我,屋子变得静悄悄的,连外面风刮树叶的声音都听得见。她似乎看出我的尴尬,立马出来打圆场说:“没关系,没关系,那你蝴蝶和珍珠都用好啦~。”刚要致谢,却见她和另一个同学在小声说着什么。

也许是不喜欢被别人隐瞒着什么,就狠狠地瞪着她们。她说:“我说了,你别伤心,可能会打击到你的自尊。”我本以为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说了“嗯”。她就吐露出真言“我给她说,不能太打击你,就全都让你选择了。”这反而让我哈哈大笑,原来是这个原因啊!那一刻,有一缕幽香传来,静静的潜入我的心田。

难忘那缕幽香,不只是直白的表达。更重要的,是一个人自然的本身的人格魅力造就出来的。

木中四君子,皆带风雨不可浊的异香,却无法缠绵身侧让我时刻难忘;花间妖艳者,皆带蜂蝶不忍弃的浓香,却无法神清目朗让我时刻难忘;廊坊制香料,皆带千人不愿离的杂香,却无法执着一缕让我时刻难忘。在我心里,只有一缕香,最温柔、最清爽、最纯粹,时时刻刻让我难以忘怀。

幼时钟爱的甜点,却又独有要求:要在原本的甜味上增一分水果之类的清爽的味道。所以蛋糕房里的甜点都无法满足我的胃口,又拗不过我每天的哭闹,母亲不得已学习她从未涉猎过的甜点,每天在网上学习青草蛋糕类的甜点,一次次地尝试。从此家中弥漫着一股幽香,连带着母亲的发梢都携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味道。午睡时,我总愿意趴伏在母亲的肩头,任由那股幽香沁满我的鼻尖,活泼好动的心也岑寂下来,凭那母亲的发香勾勒出一幅幅迷离梦幻的梦:梦中有母亲那动若浮水之柳的身影,有那不知何时在心上一笔笔嵌下的幽香,生出无限的温柔,让我难以忘怀。

几年前,尚还懵懂的我只因一件小事与哥哥闹了脾气,往昔打打闹闹的幸福被冻结为了记忆里一幅僵硬的画,曾经形影不离的身影被我赌气的刻意疏离打破。那时,我觉得我的心如一片深潭,里面的水却不流动,枯黄的叶子在那里孤独的漂浮。一次午后,我偷偷的窝在床角泣不成声,正当我压抑地喘不过气来时,一个身影伴随着一缕幽香而来。母亲爱惜地将我搂在怀里,说:“你哥哥弄坏了你的你的衣服,所以你才委屈?”心里忽然有种痒痒的感觉,我哭道:“不是的,我这次数学没考好,迁怒哥哥。妈妈我是不是做错了?”“一次的错误汇不成失败的海洋,若你有心,枯苗也能发芽。你和你哥哥若因此就生分,岂不才铸成一堵不可逾越的高墙?”刹那,如同破堤的黄河,我心中的那个深潭不再死沉沉的,反而生出鲜亮的绿萍,散发着一缕缕幽香,清爽却难忘。

这一缕幽香,是我无理取闹却被母亲认真栽下的爱,它是伴我入睡的摇篮曲,它是唤醒我的一剂温柔的药。不知何时,它已静静地站在我身后,如同母亲望向我的目光,无论我做什么,我知道,它永远都在。这缕幽香,已成为我难以忘怀的存在。

我曾爱过菊花淡雅的味道,也曾贪恋玫瑰的郁郁芬芳,更将香料包偷藏于衣柜深处,但随着时间的细沙缓缓流淌,它们的鲜亮都失了色彩。只有那一缕幽香能经历时间的沉淀,如月光、如流星、如高山,亘古不老,在我心中流淌出一个母亲的身影。

她偏爱那一头黑发,任它肆意飘扬,略过之地,都留下淡淡幽香。她是一位22岁的大学毕业生,曾哺育年幼的我们那渴望知识的内心,洒下一个月的温情,便匆匆离去。

她刚到我们班,没有扎起头发,慵懒的发丝微卷。因个人原因不得不调走的上一任老师,正一丝不苟的讲述着我们每个人的情况与习惯,她耐心听着,也用心记着。“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大朋友,以后我来带你们的班主任,多多关照”清朗的声音响彻全班,欢呼声也回荡在校园里。忽一阵风从门口吹进,吹散了夏日的燥热,也吹动了她的黑发。离她最近的我,似嗅到一缕幽香。

时光荏苒,一个月的时光过的很快,而单纯的我们还不知道,与她离别的日子早已悄然而至。“你们的上一任班主任,也就是我的前辈,来看你们啦,我先走了,把空间就给你们好好叙叙旧。”步伐加快的她,头发被轻轻吹起,又是那缕幽香,只是带着些许伤感。原来,那便是我们的最后一次相见。

许久过去了,她的脸庞已记不太清楚,可那缕幽香,是她的独有,是那一个月相处的记忆,我永生难忘。

山脚下,菖蒲的清香如泉水般清洌,但我不愿为它驻足;庭院内,腊梅的幽香如冬雪般孤傲,但我不想为它流连;阡陌上,蒲公英的淡香如云翳般温柔,但我不屑为它忘返。因为有一缕幽香,不若菖蒲清洌,不如腊梅孤傲,更没有蒲公英温柔,却使我终生难忘。那便是烟草的幽香啊!是父爱的味道!

父亲是个老烟民了,自从我记事以来,他的兜中便总少不了一包“红旗渠”。父亲抽烟时,习惯性地从左兜中摸出一支烟来,不急不缓地掏出打火机,“咔”一声点上。霎时间,家中便腾云驾雾,如临仙境,只差大圣来闹这“天宫”。小小的我总被这呛人的烟味呛得不轻,捂住鼻子不停地咳嗽。母亲也颇为生气地说:“别呛到孩子了!吸烟对身体不好啊!能不能试着把它戒了?”这时,父亲总带着歉意的笑容,走到阳台边吸烟去:“哪里是说戒就戒的东西呢!女儿都习惯我身上的烟草味啦!”谁也没想到,烟瘾如此之大的父亲,竟然要戒烟了。

那一次,我因为贪吃冰淇淋而得了重感冒,咳嗽咳得厉害。抑制不住的咳嗽总是从我嗓中一声一声响起,震得我肚子酸痛,也震颤了母亲的心。“这是怎么回事?这都咳了好几天了!”母亲心疼地拍着我的背,一脸关切地说。这时,一缕熟悉而呛人的烟味很不适时宜地从客厅弥漫过来,我的怒火一下子冲了上来,任性地把我咳嗽的原因全都推到父亲身上,冲着客厅香烟的火点不耐烦地吼到:“爸!你能不能把烟戒了啊。你瞧,我这么咳嗽,都是被你的二手烟害的!”客厅里上下移动的火点忽而顿了一下,接着,那点火星被父亲的手指掐灭了,父亲仿佛是在细细思索着什么,未发一言。烟草燃烧的悠悠香气在客厅上方弥散开来,弥漫了一屋的尴尬。

第二天,父亲竟然说要戒烟了。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但父亲脸上坚定的神情分明在说他没有撒谎。果真,接下来的一段日子,父亲把香烟与打火机扔进抽屉上了锁,出门不带一支烟。父亲身上那缕熟悉的烟草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缕缕清新的薄荷口香糖的味道。“没烟吸啦!想吸烟的时候就嚼口香糖呗!”父亲这么说。但我却摇了摇头,这缕清新的薄荷香,根本不适合父亲。难忘那缕幽香——那是父亲的味道,是一股浓烈的烟草味。

那缕幽香回来了。父亲的衣服上,又有了那股熟悉的烟草味。只是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父亲在我面前吸烟,只有阳台上会有忽明忽暗的火点与飘渺的烟雾游荡。我笑了,这才是父亲的味道啊!是父爱的味道!

难忘那缕幽香!是儿时发高烧时送我到医院的那个怀抱的幽香,是牙牙学语时那声“爸爸”的.幽香,是小学上学时接我回家的那双手的幽香!这哪里是烟草的幽香啊!那是是父爱的味道!

标签: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