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笙作文_水笙被玷污了吗_水笙和狄云后续

52作文网 2020-07-29 16:21:52 浏览量

铃剑双侠出场,真是让人眼前一亮。如此俊秀爽朗的神仙般人物,在阴淡的背景中,突然来了鲜艳的亮色,看得人为之一振。

汪啸风和水笙,少年英俊,少女标致,少年一身黄衫,修长俊拔,骑一匹高头长身遍身深为金黄色毛发的骏马,少女微黑而俏丽,白衫飘飘,所骑白马亦是身上无一根杂毛。人未至,先听到一路悦耳的清脆铃声传来,好一对神仙般的人物。然而正是这女神仙般的水笙,将狄云误认为是西藏的血刀恶僧。铃剑双侠大展神威,把狄云打得断腿,打得吐血,浑身上下都是伤。 天长日久,狄云恢复了本色身份诸般大节小事,终于使水笙醒悟过来,为狄云的侠义心肠所感动。真情逐渐浮出水面,水笙心中已是清明如镜,将孰善孰恶照得明明白白。她口中不言语,却一针一线,将狄云捕捉的秃鹰雪雁的羽毛,缀成了一件奇特的羽衣,送给了狄云。这份感情之意和温柔的怜悯,一切尽在不言中。 已习惯了人世间的恶意相向和冤屈的狄云,因太久没有感受到慰贴心灵的真情而变得粗糙和麻木。水笙的`羽衣,再次勾起了狄云的伤心事,再次深深触及了狄云生命秘密的隐痛,他狂笑着踢开了羽衣,眼中落泪,心头滴血。

狄云的这一狂态发作的举动,其实也泄露了他内心的秘密。其实他已经被水笙打动了,他只是不敢去把握,没有自信,只想逃避,用这种表面上的粗糙和鲁莽,来掩饰和伪装内心那最为柔软的部分。

还是水笙最后主动承认了错误:“狄大哥,你原谅我死了爹爹,孤苦伶仃的,想事不周,别再恼我了,好不好?”读此,真是令人心碎欲哭。同是天涯沦落人,一般的苦水,一般的苦命,日后还一般的受冤,水笙何尝不是可怜人!

终于熬到了冰散雪融的这一天,但等待着水笙的,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白之冤。

水笙终于做出了人生中最正确的选择。狄云回到了藏边的雪谷,雪又开始下,有一个姑娘在痴痴地等他,那是水笙。

厄运,不幸,无尽的苦难,敌视他的那残酷而丑恶的世界,这一切之后,是雪花一般纯洁的精神,完美的真情,以及对宇宙和自然神性的敬畏,是善良的人们在光明中幸福地相聚,走向另一个更高的永恒世界。

读的是小说,品位的却是人生。金庸武侠小说虽然写的是江湖,但也是人生。书中人物的所作所为,我们总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原型。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大侠,不要脸的大侠,也就是虚伪十足的人物。

水笙图片

金庸笔下令人印象深刻的反面大侠,第一个便是花铁干了,十足的伪君子。花铁干是《连城诀》里面的人物,本来是江南四奇之一,中平枪法很不错。在追击血刀老祖的时候,其余三位兄弟都被血刀老祖给杀了,花铁干见自己不是对手,于是下跪求饶,后被狄云救了。花铁干不思回报,怕自己的丑事泄露,一心想要杀了狄云和水笙。但是狄云武功远超花铁干,花铁干为了活命,整天摇尾乞怜。

水笙和狄云有孩子吗图片

出雪山后,为了防止狄云和水笙泄露秘密,于是造谣他二人有奸情。对自己的丑事却一字不提,后来更是贪图财宝,被财宝毒死。花铁干这样的人实在没有骨气,为了活命下跪求饶。为了不被饿死,连死去的兄弟都不放过,实在是丢大侠的脸面。

水笙等了狄云几年图片

汤沛的名声连胡斐都听过,只是胡斐不知道他是个十足的伪君子,虽然曾收留了袁紫衣的母亲袁银姑,但是却玷污了袁紫衣的母亲,导致袁紫衣的母亲自杀。汤沛为了维护名声,于是替凤天南出手,脚下暗藏暗器,射杀了不少人。虽然胡斐不知道内幕,但是这一切却逃不过袁紫衣的眼睛,因为袁紫衣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被他害死的。最后袁紫衣当场揭露汤沛的坏事,汤沛恼羞成怒,最后被杀死。而女主角袁紫衣,也回到了天山。汤沛居然称为大侠,实在是不要脸,人品不行。

水笙白瑾玉图片

他回到了藏边的雪谷。鹅毛般的大雪又开始飘下,来到了昔日的山洞前。

狄云想不到水笙居然在此地出现,更想不到她竟然说出如此情深意重的话来,一时间胸口如受重击,呆立当场。

他本来是一个淳朴乡下青年,素无大志,便是练武,也只因为收养他的师父是武林豪客,更有青梅竹马的小师妹两情相悦,从未想过练成江湖中人人景仰的大侠。只觉得在老家麻溪铺乡下,耕几亩田,种几畦菜,将来与师妹成婚生子,一家人粗茶淡饭过日子,那便惬意得很。孰料莫名其妙卷入师父师叔伯之间的恩怨情仇,牢狱、追杀、复仇、亲人反目……种种人心险恶,更有甚于江湖传闻。加之亲眼见到师妹惨死,所谓侠义人士为夺珠宝,个个如同疯狗一般自相残杀,已然心灰意冷。自己这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神照经也罢,血刀刀法也罢,又有何意义?在这人迹罕至之处,将空心菜抚养成人,不付师妹之托也就是了。

此刻听得水笙表白心迹,又是感激,又是伤心,道:“水姑娘,狄云是大字不识的乡下人,学了一点粗浅功夫。眼下师父师妹已死,这雪谷之中倒也清净,我是再也不出去的了。师妹的孩子,我要把她养大……”想起戚芳临死前的惨状,语带哽咽。

此言一出,水笙顿时玉面飞霞,心中却又甜丝丝的。狄云也是满脸通红,尴尬万分,咳嗽了一声,道:“空心菜,别乱说话,这个姐姐……是舅舅的朋友……水姑娘,上次分别走的匆忙,江湖上的朋友对你还有误会……水大侠的遗体也不知有无安葬……总之,是我连累你了……”他结结巴巴说完,已是满头大汗。

雪谷少有人至,洞中情景,仍与当时避难时一模一样。三人进得洞来,狄云捡枯枝生起一堆火,三人吃了干粮,空心菜在水笙的怀中睡着了。此刻天已全黑,洞外朔风渐劲,洞内火光熊熊,倒也不觉寒冷,两人一时无话,只不时听得轻微的木头爆裂声,闪出朵朵红星。

水笙出身武林世家,掌故轶闻自是熟稔,加之与表哥汪啸风合称“铃剑双侠”,行走江湖,也听闻过丁典大名。不过丁典出狱后即毒发身亡,江湖上鲜有人知。狄云点点头,道:“我与丁大哥在狱中相识,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后来被奸人所害……”于是将自己如何随师赴宴,如何含冤入狱,如何狱中相交得授武功,逃亡途中如何杀死宝象,血刀老祖误认,乃至丁典与凌霜华的生离死别原原本本说了。

水笙听得如痴似醉,万万料不到眼前这个曾被自己当做“小恶僧”的狄大哥,竟然有如此悲惨的经历,只觉得又是愧疚,又是钦佩,情不自禁地抓住狄云残疾的右手,道:“狄大哥,你可受苦了!我以后会好好待你,和你师妹这个孩子……”说到后来,声如蚊呐,几不可闻。

标签: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