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不幸——读《十五从军征》

52作文网 2020-07-29 16:18:28 浏览量

《十五从军征》是汉乐府诗集中的一篇,描绘了一位老兵返回故里的情景,表现了以老兵为代表的社会底层人民的不幸,反映了当时残酷的社会现实。阅读这首诗歌,我们重点分析主人公老兵的不幸表现。

一、兵役漫长。诗歌开头即交代老兵服役的期限,“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刚满十五岁的少年就出去打仗,到了八十岁才回来。出去的时候,是芳年稚齿、生机勃勃的少年,回来的时候,已是老态龙钟的衰翁。这期间的六十五年,老兵是怎样度过的呢?作者留下了大量的空白,给读者以想象的空间。但,一个“征”字,却高度概括了他六十五年的戎马生涯,其艰辛、惨烈、危险和九死一生,都在想象中进入读者的视线。一个“始”字,准确、生动地表现了老兵归来的不易,八十岁才得以归来!这期间的盼望和思念,这期间的苦苦挣扎,我们又怎能想象!如今八十岁了,“始得归”,老兵悲喜交集,匆匆地踏上了归程。这是一个怎样的兵役?从少年一直服役到老年,历时六十五年!这是怎样的残忍,怎样的不堪,怎样的不幸啊!可是,就是这样不幸的人,却成为了全家唯一的幸存者,与冰冷坟墓中的亲人们相比,他又是那么地幸运!真是“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

二、亲人故去。老兵八十得以归来,但家中的亲人们却都已故去,这幸运中的不幸又是那么地让人伤痛。归途中,老兵“道逢乡里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询问,“家中有阿谁?”。此时,诗歌将老兵形象放在家的氛围中来塑造。按理说,家应该是给人温暖、希望和归依的地方。可是,乡里人的回答却给了老兵重重地一击,“遥看是君家,松柏冢累累”,您远远望去,那长满松柏的众多高坟处,就是您的家!或许,老兵已有心理准备,离去六十五年,在这动荡的社会中,能存活的家人应该不多了。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如今已是“松柏冢累累”。这哀伤的关于家的氛围中,哀伤的老兵,将怎样一步步走去?这心中的哀痛,将向谁倾诉呢?回到家中,老兵习做好了饭,可是,他突然想到“羹饭一时熟,不知贻阿谁”,再也没有亲人与他共享羹饭了。想到这里,老兵“出门东向看,泪落沾我衣”,这一个“看”字,将老兵的渴望、孤独表现得淋漓尽致,老兵的张望,是因为渴望能有亲人的相伴,是因为亲人离去的悲痛,是因为空荡荡的孤独……望着,望着,老兵老泪纵横,洒落在征衣之上。亲人故去,家中悲凉,老人悲苦,这悲伤中的悲痛,让这个老兵的不幸更显不幸。

三、家园荒芜。亲人故去,家中无人照料,一片荒芜。当老兵回到家的时候,呈现在他眼前的家是“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从远看,到近望,满眼都是凄凉。兔子从狗洞进进出出,野鸡在梁上飞来飞去,庭院中长出了“旅谷”,井台上也长出了“旅葵”。作者没有正面去写“空室无人”,也没有直接交代“庭园荒芜”,而是选择了典型的物象,两个动物“兔”与“雉”,两种植物“旅谷”、“旅葵”,让这上下、里外的动植物,构成了一幅荒芜、悲凉的景象。这景象,刺痛着老兵的眼,刺破了老兵的心,盼望了六十五年的家,竟是这般残破、荒芜!老兵的不幸,在这荒芜的景象中,也就显得尤为悲痛。

四、生活无依。本来,老兵“八十始得归”,渴望能回家安度这风烛残年,可是,归家时却发现,亲人故去,家园荒芜,生活无依。老兵的生活无依,还不仅是年迈体弱和没有亲人的关怀,在物质上,还将陷入极度贫苦的状况。刚进家门,就面临着无衣、无食、无住所的窘况,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便可以“舂谷持作饭,采葵持作羹”,开始艰难度日。老兵为国征战六十五载,征战时有家归不得,等到归时却又孤苦无依,我们不禁要问: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诗歌没有回答我们。根据吴兢《乐府古题要解》的说法,此诗晋时已谱入乐府,当可视之为汉魏战乱之际的作品。正是当时穷兵黩武的统治者、无休无止的战争和不合理的兵役制度,造成了老兵的悲惨遭遇。但诗歌主题表现的不仅仅是老兵的不幸,我们从松柏环绕着的座座坟墓上,从没有人气的荒芜的家园里,从老兵东看的眼神中,从作者描述的一个个场景里,我们嗅到了更多苦难的气息:与老兵一样不幸的,还有整个社会底层的全体人民,他们同样遭遇着社会的黑暗,同样经受着社会的压迫。

十五从军征中老兵的一生图片

遥看是君家,松柏冢累累。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舂谷持作饭,采葵持作羹。羹饭一时熟,不知贻阿谁?(贻 一作:饴)出门东向看,泪落沾我衣。

译文刚满十五岁的少年就出去打仗,到了八十岁才回来。路遇一个乡下的邻居,问:“我家里还有什么人?”“你家那个地方现在已是松树柏树林中的一片坟墓。”走到家门前看见野兔从狗洞里进出,野鸡在屋脊上飞来飞去,院子里长着野生的谷子,野生的葵菜环绕着井台。用捣掉壳的野谷来做饭,摘下葵叶来煮汤。汤和饭一会儿都做好了,却不知送给谁吃。走出大门向着东方张望,老泪纵横,洒落在征衣上。

刚满十五岁的少年就出去打仗,到了八十岁才回来。路上碰到一个乡下的邻居,问:“我家里还有什么人?”(他说)“从远处望去,你家就在那个松柏环绕着的坟墓中。”走到家门前看见野兔从狗洞里进出,野鸡在屋脊上飞来飞去,院子里长着野生的谷子,野生的葵菜环绕着井台。用捣掉壳的野谷来做饭,摘下葵叶来煮汤。汤和饭一会儿都做好了,却不知送给谁吃。走出大门向着东方张望,老泪纵横,洒落在征衣上。

《十五从军征》,是一首暴露封建社会不合理的兵役制度的汉代乐府民歌,反映了劳动人民在当时黑暗的兵役制度下的不平和痛苦。这首诗描绘了一位少年从军65年返回故里时家破人亡的情景,揭露了封建兵役制度给劳动人民带来的苦难。也同时说明了作者讨厌战争,渴望和平,关心劳动人民。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遥看是君家,松柏冢累累。”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舂谷持作饭,采葵持作羹。羹饭一时熟,不知贻阿谁。出门东向看,泪落沾我衣。

《十五从军征》是一首揭露封建社会不合理的兵役制度的汉代乐府民歌,反映了劳动人民在当时黑暗的兵役制度下的不平和痛苦,作品真实、深刻、令人感愤,催人泣下。当时繁复的兵役使得那个时代充满了小人物的心酸和无奈。没有马革裹尸,却也垂垂而暮。

整齐的步伐朝我的耳朵传来,我心跳一下跳的好快,然而快马加鞭的跑回家中,告诉家人——部队又来征兵了。他们几乎快要疯掉。我今年年满十五,到了参军的年龄。他们连忙吧我藏了起来。

十五岁那年,我离开了家乡,离开了亲人,走向那无情的战场。到了如今我八十多岁了,才能回到我朝思暮想的家乡,与离别已久的父母姐妹团聚,怀着这忐忑不安的心情我踏上了归途。

夕阳西下,晚霞像一块巨大无比的血块在天地间凝结。整个村庄死了似的沉静,听不见母亲的呼唤,听不见战马的喧嚣,只听见我心中对亲人无尽的思念,只听见我未能对父母尽孝的懊恼,只听见我对战争,对朝廷的兵役制度的诅咒!

我正值风华之年的时候,边关总不得安宁,为了国家的安危,为了百姓的安宁,我毅然决定从军。

离别那天,父母到村口送我。那时,正值春天,柳枝随风摇曳,柳絮漫天飞舞。我一步三回头,啊!我这一去何时才是归期?何时才能再见到我亲爱的父母?何时才能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

黄沙滚滚,我已征战过无数。我知道,年迈的父母在等着我回家,所以,我不能死。我杀敌无数,也立过很多战功。只是,我与父母渐渐失去了联系,一切关于他们的消息都断了。

转眼,几十载过去了,我已年迈花甲,我终于可以回家了。家呀,我思念了几十年的家呀,我终于可以回到你的怀里了!不知道父母是否还健在,是否仍在等着他们的海儿回家。想到这,我不禁加快了脚步。

月亮依旧挂在天上,月光似水一般泻在大地上,星星似乎没有往日那么繁多,多么寂静的夜晚哟!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这路坑坑洼洼,路面上长着苔藓,多么陌生,又好像有点熟悉,想到马上就回到了阔别六十多年的家乡,能见到亲人了,我的心情特别激动,不禁加快了步伐。

近了……又近了……我的心“咚咚”跳得厉害,亲人,我回来了,你们可要等我啊!想起家,心中是多么温馨啊!

“噢,唉!你自己去看看吧,那就是你的家。你家远远看过去,就像是松树柏树林中的一片坟墓。”那人用手指了指前面的院子,我顺着他指的方向走去。

“吱——”门被我推开了,我大吃一惊:这就是我的家吗?兔子从狗洞里出进,野鸡在屋脊上飞来飞去。庭院里长满了野生的谷子,野生的葵菜环绕着井台。我的亲人呢?难道都离我远去了?一座座坟墓告诉了我答案。

走了这么长时间,我又累又饿,便采了一些谷子做成饭,采些野菜做成汤,望着这饭菜,我不知如何下咽,我的亲人为什么不能与我同享呢?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今年我已经是八十多岁了。这么多年来,南征北战,辗转流离,看花开花落,在刀山剑海中冲过,我已经记不清过了多少个年头。

我的记忆力全都是战争,有多少朝暮相处的战友在血泊中倒去,而上旁似乎还是眷顾我的,他让我一次次死里逃生。家,是什么的味道,有什么气息,我已经不记得了。是因为我年老了忘了?还是因为我太久时间没回家了?

沿着曲折的小路,踩着地上厚厚的落叶。一道黄昏的残阳洒在我身上,洒在路边的,老树上。这时我才发现,没有战争的黄昏原来是这么美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村里的,更不知自己是怎样回到那“松柏冢累累”的家。站在我的“家”前,周围的空气似乎已经凝结,黄昏不再美好。父亲、母亲、大哥、大姐,他们全部都在这里,但我再也看不到他们了,他们被土壤囚禁了!垒起来的坟墓杂草丛生,家里的围墙已经倒塌,野兔从家里面探出头来,无解地用红眼盯着我。我打开摇摇欲坠的门。房梁上两只野鸡惊叫着扇动翅膀。扑起阵阵尘埃,几股臭味也扑鼻而来……我几乎要晕倒了,这就是我的家?

我顿觉天旋地转,无力地搀着木门,父亲、母亲、大哥、大姐的脸一时间涌上我的脑海,一切都不可挽回地走向了毁灭。

标签: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