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同行作文_与狼同行吧_与狼同行中文

52作文网 2021-02-10 11:06:19 浏览量

与狼同行中文图片

《我们身边的狼:第二季》是由Telltale Games制作并发行的一款冒险游戏。在第二季中玩家扮演Bigby警长,在纽约城Fabletown城区展开新的故事。

与狼同行中文下载图片

与狼同行英文名图片

收集:Bluebeard 蓝胡子:控制毕格比回到自己的公寓后,调查桌子上的文件分支:Bigby's Mercy 毕格比的仁慈:章节最后面对负伤的格兰达尔时,选择不再继续伤害他,与Bigby's Vengeance冲突Bigby's Vengeance 毕格比的复仇:章节最后面对负伤的格兰达尔时,选择扯断他的胳膊,与Bigby's Mercy冲突第二章 smoke and mirror收集:The Magic Mirror 魔镜:在办公室和小青蛙TJ交谈时,让白雪等一等,然后和魔镜交谈分支:Bluebeard's Mercy 蓝胡子的仁慈:审问犯人(无论你上一章抓了谁)时,全程不伤害他,与Ichabod's Denial冲突Ichabod's Denial 伊卡博德的抗拒:审问犯人时,抓住一切机会对其使用暴力,与Bluebeard's Mercy冲突第三章 crooked mile收集:Troll Funeral Rites 巨魔的葬礼:在办公室时不要去打扰白雪的谈话,径直调查桌上的卡片Headless Horseman 无头骑士:分支路线时选择前往伊卡博德的公寓,调查无头骑士雕像分支:flycatcher 青蛙王子:分支路线时选择前往双胞胎事务所与fly交谈,可与无头骑士共存因为游戏让你三选二Glamour Tube 魔法护符:章节最后白雪要求你烧掉绿叶婶婶的魔树时,拒绝这么做,与Glamour tree冲突Glamour Tree 魔树:章节最后白雪要求你烧掉绿叶婶婶的魔树时,按她说的做,与Glamour Tube冲突第四章 In Sheep's Clothing收集+分支:Briar Rose 睡美人:分支路线时先选择去泽西恶魔的当铺,在自由行动时间调查右方橱窗的针线盒,注意不要先调查中间橱窗的斧子架不然会直接触发剧情第五章 Cry Wolf本章节没有任何收集和分支要素,按自己的想法玩下去吧转载的,作者不详

读完魏晓英的长篇小说《与狼同行》,我向自己的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作家倾注了饱满激情和浓重笔墨而塑造的“春丫”究竟是怎样的一位女性呢?如果仅仅用美丽、善良、进步来概括她的性格特征,那么就很难在艺术的层面去评估这个凝结着作家生命体验和审美感受的人物的价值地位,从而也就无法发掘作家价值天平上的女性迥异于同类作品中女性形象的个性特征。于是,我想起了黑格尔的一段名言:“人的特点就在于他不仅担负多方面的矛盾,而且还要忍受多方面的矛盾,在这种矛盾里仍然保持自己的本色,忠实于自己。”魏晓英笔下的“春丫”就是这样一个在唯美与世俗的边缘徘徊,在追求与幻灭的冲突中挣扎,在人性与道德的矛盾中痛苦,在彷徨与回归中升华的立体的艺术形象,她是价值多元、理念多元和生存方式多元文化生态的一个颇具意味的缩影。

应当说,追求情感的完美是穿梭在“春丫”人生旅途的一条居于主导地位的线索,是迷漫在她人生各个阶段和生活的各个层面的一种千回百转的情结,是她考量“所爱”和“被爱”的一个价值坐标。它源自于对青春同窗王进的“心理”初恋,那种如蓓蕾含苞的原初,如枝头青杏的清纯,如新月“沐浴”的圣洁,是那么镂金凿玉般地在春丫的心底浇铸成一种“唯美”的价值判断。出于对“完美”的憧憬,当军人出身的父亲武断甚至独裁地将金非带入“春丫”的生活时,她本能的叛逆、抗拒,使得她对于金非的情感从一开始就陷入一种排斥和侵入的冲撞。不错,金非身上的确存在着主人公所不能接纳的粗鄙、市侩乃至虚伪的人性龌龊。然而,问题在于,有一个王进在她的心底站立着,金非的勤奋、他的智慧、他的忏悔,他的竭力走进春丫情感世界的一切人性光彩的一面都在她的心目中被异化为一种伤害,一种占有,一种无法容忍的庸俗,同样一束鲜花,从别人手中送出,是友谊或者爱的象征,而在金非那里就成了“虚伪”。金非是一个复杂的人物。他没有任何背景,靠着自己的奋斗一步步地在这个拥挤的世界上寻找属于自己的地位;在与春丫分手后,他不惜以生命的代价濯洗自己的情感和灵魂;当他试图打破分居的现状的举止遭到春丫的拒绝时,他是在忍受痛苦中度过一个个遥夜的。作家的描绘告诉我们,他远不是冯梦龙笔下的李甲,将女人作为弃若鄙帚的玩物;也远不是曹雪芹笔下的孙绍祖,将女人作为性虐待的工具。他同春丫的分歧在婚姻理念的层面,在于彼此都不能适应对方的生活方式,这种结合,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错位,一种悲剧。这一点,春丫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而金非却用了一生的代价才走出这种“落差”的迷宫。

同样出于对“完美”的向往,春丫试图从大学教授童思远身上找到真爱的浸润。她为他心旌摇荡,为他情潮奔涌,为他意乱情迷,为他如醉如痴。她无法理性地遏制自己燃烧的情火而一次又一次地电话约会。诚然,童思远潇洒飘逸的风度,语惊四座的谈吐,渊博深厚的学养以及深得女孩青睐的“人缘”,都在春丫的情感绿野上站成“美”的化身。于是,她明明知道童思远是有家室的男人,却甘愿以情人的角色去赢得他善于“经营女人”的爱;她也清楚童思远周围并不仅仅是她一个女人,却宁愿深信这正是男人的“魅力”。然而,驱使春丫狂爱的背后动因是什么呢?不是别的,而是因为她从童思远在华中大学任教的孪生兄弟童思方身上看到了早年王进的身影。这就是说,春丫对童思远的追求带有很大程度的“初恋”复活,是她在金非身上没有得到,而在王进那里又错失花季的一种情感补偿。这样的情感旅程便不能不打上“虚幻”的色彩,不能不埋下悲剧的伏笔,不能不夤演为一种没有结果的必然。还是她的女友杨楠说得好:“首先要承认对童思远的爱是不成立的,是错误的。”

还是因为对“完美”的苛求,使得春丫对于姜文的爱表现出若即若离的游离。从理智上说,她不能不承认姜文的爱是真诚、炽热而又执着的,然而,在情感上,她始终无法摆脱王进的化身童思远的光环。这种游离让她痛苦,让她烦恼,让她踯躅不前,很长时间不能将姜文拥入自己的怀抱。追求唯美并没有错。然而,问题在于,人在其现实性上,并不是单个的抽象物,而是一切生产关系的总和。如同鲁迅《伤逝》中的涓生和子君一样,任何脱离了特定环境的“唯美”追求都只能是虚幻的海市蜃楼。涓生和子君是这样,春丫和童思远更是这样。一场青春期的“初恋”,竟然影响到一个女人的一生,这是爱情心理学上一种十分有趣而又发人深思的现象。我以为,这正是“春丫”艺术形象的文学典型意义之所在。

追求人格的完整,把春丫推向“唯美”与世俗的两难选择。不论春丫怎样期待和构建理念中“唯美”和真爱,怎样地拒绝世俗的羁袢,怎样地抗击世俗的藩篱,然而,事实上,她的行为一天也没有疏离世俗的“氤氲”。她虽然厌恶与金非没有爱的情感疲惫,却慑于“父道尊严”而不得不忍受着同床异梦的折磨;她虽然希望把自己变成一个独立的、自由的生命主体,甚至在怀了孩子后出走江城,然而,生存的严峻现实使她不得不跟随金非从渝川到华中油田,又从油田到渝川,过着一种飘荡的生活;她不像春兰和曾奇那样敢爱敢恨,也不像杨楠和沈斌那样活在现实之中,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她为了儿子小军,而不得不拖着事实已经死亡的婚姻破车在人生的道路上苦苦跋涉。这一切,一方面源于她对传统道德的坚守,她不愿意父母为自己不幸的婚姻而背上精神重负,也不愿意伤害小军那颗幼小的、纯洁的心灵;另一方面,源自于对世俗的顾忌,她很在乎别人对待自己的目光;再一方面来自于她的女人的善性,她在精神上投入了童思远的怀抱,但是,女性的柔肠却使她同姜文一直处于“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的若即若离状态。春丫的心在天上,人在地上;心在梦中,人在现实中;心在“理念”的世界中,人在世俗的尘埃间。这种人性与道德背反、理想与现实分裂的双重心理架构,是春丫性格的一个重要特征。不管是“无心插柳”,还是“有意栽花”,作家塑造的“春丫”这个形象,对于我们透视在市场经济大潮冲击下,人们的文化生态日益多元、情感观念日益多元和生存方式日益多样背景下的女性命运提供了一个不可多得的参照系。

令人欣慰的是,作家在让“春丫”经历了“幸运”和“不幸”的精神磨砺之后,终于实现了理想与现实的和谐,人性与道德的统一,从而使主人公的形象升华到一种理性的境界。“春丫”最终与姜文走在一起,标示着她走出了“唯美”的虚幻,回到了五彩缤纷的现实世界;标示着她走出了早年青春“初恋”的窠臼,以一个成熟的女性驾驭着爱情的航舟,驶向明丽的未来;而她在监狱探视时对于她和金非婚姻历程的反思,她在金非受到诬陷时义无反顾地与姜文一起为他寻找辩护律师;在金非重病住院时捐弃前嫌,悉心照顾的行为,则把一种闪烁着人性光彩、彰显着道德魅力的“大爱”情怀注入读者的心底。我以为,这正是作家心目中所期待的“春丫”。

人物的性格特征,是环境影响下人物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情感方式反复出现而铸就的相对恒定模式;人物的形象总是在与她周围社会关系的参照中得以呈现和存在的。从这个意义上说,金非形象刻画的平面、游离和苍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春丫”的光彩。当读者透过作家的话语对金非恨不起来,从而也无法做出“与狼同行”的判断时,就不可能获得对“春丫”叛逆和抗争的艺术解读。这不能不是作品的一个十分明显的遗憾。(共2947字)

标签: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