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草作文_幸运草是三叶还是四叶_幸运草翻译成英文

52作文网 2020-07-29 16:05:03 浏览量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世界上首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大型国家级展会在上海启幕。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3000多家企业共赴“东方之约”,5000多款产品首次在中国亮相,全球4100多名记者参会报道。

当今世界,开放融通的潮流滚滚向前,但逆全球化趋势依然暗流涌动。开放还是封闭?合作还是对立?当今中国,转型如同破茧成蝶,需要智慧与耐力:开放“红利”是否还在?扩大开放是机遇还是挑战?

“世界那么大,问题那么多,国际社会期待听到中国声音,看到中国方案,中国不能缺席。”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提出、亲自部署推动的,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着眼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作出的重大决策,是我们坚定支持贸易自由化、主动向世界开放市场的重大举措。

也许,只是时间的巧合:进博会开幕前一天,第124届广交会闭幕;进博会闭幕后一天,“双十一购物节”将开锣。但是,光阴的故事里蕴藏着大国成长的轨迹。从广交会创办到进博会启航,中国实现了从“卖遍世界”到“买遍全球”的跨越,也见证了对外开放的“接力赛”。如果说,61年前的首届广交会标志着中国商品走向世界;那么,今天的进博会则向全世界充分表明中国坚定不移扩大开放的决心和信心。

有人说,进博会官方标识上的英文缩写“CIIE”中间两个字母“II”形似一扇大门,一扇象征着开放的大门。打开这扇门,就打开了巨大的中国市场:近14亿人口,8.02亿网民,世界最大规模的中等收入群体;未来15年,预计将进口24万亿美元商品,吸收2万亿美元境外直接投资。“新时代,共享未来”——进博会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实际行动,体现了中国推动经济全球化、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的大国责任和担当。

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在中国的开放地标上海,“四叶草”盛开,一幅中国与世界交融发展的新画卷正徐徐展开。

他找到四叶幸运草图片

十二月的城市天空阴郁。我冰凉的手指轻轻地敲着键盘,空白文档里渐渐填满了我的心情。电脑是新买的,这个学期自己挣的钱。

有人说我是个狂放不羁的人,有人觉得我是恬然安静的女子,父母则认为我是世上最乖的孩子,年轻的我们总是一半的明媚一半的忧伤。

有许多不切实际却让自己狂热追逐的梦想,也会有颓废地认为什么都是不可能的时候。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一直想要一条合身的公主裙,那种白色的蓬松纱裙,上面缀着亮晶晶的小珠子,我在缥缈的梦里轻轻一转,裙摆就会像蝴蝶的翅膀一样,或者像花朵一样,绽放在我满足的小女生情怀和一点点的虚荣感里。

初中我的数学不算好,我整天想得到那个似乎不喜欢我的数学老师的表扬和微笑。高一上学期,我想要买一把吉他,沉郁的时候可以低头错弄弦,撩拨自己茫然无措的情绪。我跟爸妈打赌,如果我能考到全校第一,我就可以用得到的奖学金买下琴行里那把精致诱人的吉他,于是我努力了,也真的拿到了全校第一,可是到琴行去那个上午,我突然被摆放在店里的那架白色钢琴放出的光芒震惊了。无奈钢琴太贵,一家电子琴勉强堵住了我的需求。于是我有多了新的梦想,因为我向来是骄傲的孩子,自恃有些小才能,比如可以听这歌就把曲谱写出来,会唱的歌也便能弹出基本的调子来,我接触琴晚了几年,仍旧固执的想要靠自学,期望哪天能够优雅自如地游走于琴键上。可是我制定的练琴计划在汹涌的高考来临之后理所当然地崩塌,现在,放在家里的电子琴估计已被厚厚的灰尘铺满,连同那个无疾而终的梦想。

这些梦想是让我脸红的,那么华美而宏大,仿佛是永远无法触及的遥远,在心里却像是一个信仰,只是不能对别人语,怕人笑话,自不量力。十岁的时候,去过北大,在诺大的校园里我几乎迷失了方向,多年以后,依然记得自己站在夕阳下的未名湖畔,塔影倒映在平静湖水里的情景,而梦想萌生的理由也许很不可思议,就因为那次天色渐晚,毗邻的清华我没得以相见,水木清华从此在我的梦想里焕发出格外迷人的色彩。那些信仰逐渐演变成我发奋学习,甚至是生活的惟一动力。在我眼里,清华盛放了所有的幸福。

然而,高考的一场意外把这个梦想摧毁,十六岁的我选择了离家四千里外的山东上大学,大一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笼罩在一团失败的阴影中,它影响我去争取任何事情,我学会了给自己的失败退缩找理由,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我才从这个泥潭里挣脱出来。后来才发现,幸好一直自立着,时间没能使我忘记自己的梦想。无人时我偷偷唱歌给梦想听。我的梦想变得很单纯——让爸妈以我为骄傲。我进了网站,当了记者,做了频道总监,在学校里也算是不大不小一个“名人”,我写的文章在报刊上网上屡屡发表被转载,可是我仍然很失望,他们离我的梦想差太远了,他们不能给我稳定的经济来源,也不能维持我的学费,他们仅够支持我的生活费,学费我仍然需要依赖家里,这显然让我很惭愧,因为我觉得我本应该有能力给爸妈幸福的生活了。

今年的九月,我经历了一些事情,收获了从没有过的挫败感,甚至感到了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幸福的绝望。我花很多时间去思考,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过很明确的目标,只有很美好的的理想,过着还算充实的生活。可是当我清醒地意识到大学不是惟一的出路,不是生活的目的地的时候。反而变得更加痛苦了,因为我这些年来的坚持原来都白费了,原来我要去幸福的世界,却一直朝着一个错误的方向走。我已经离开原点太远,回不去了,因为我无法回到在北大校园里从笼着光环的学长身边小心翼翼走过的那种单纯的状态然后抹掉那个错误的信仰再重新给幸福定义,重新给自己一个方向再信心满满地出发。

我常常想着想着就失声痛哭起来。我曾经满怀憧憬的大学生活,学到的知识让我可以做出最高端的机械设计技术,只因为一个稚嫩的想法——我想做中国最厉害的女机械工程师,做属于中国的机械技术,就不用老交给外国专利费了。可是现在面对着早放进梦想的机械专业自己已经没有多少兴趣,我纠纠缠缠地想自己以后的路,自己以后肯定不会在机械上有多的发展,现在做的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我费尽四年学的东西我以后都不会用,我读的书我不喜欢读,再这样下去,我过的生活都是自己不喜欢过的生活。知道自己要的并不是转瞬即逝的浮华,却难免沦为讨生活的一分子,这是怎样一种悲哀。

我在自己的博客里精心的写一些文字,也真挚地对那些或陌生或温暖的朋友,我希望会有人懂得我的落寞与欣喜,还希望会有赏识我而且能够拯救我的人出现,会让我的世界出现转变,我乐于沉浸在这样的梦境中,却又深信这些情景毫无实现的可能。虽然我的生活在我身边的同龄人眼里已经足够充实饱满丰硕,可是我仍然觉得缺憾,因为太多的梦想,提醒着我,不能平庸,我要丰实而优雅的生命。我突然感恩起来,幸好逢着这样的时代,容忍我恣意地做着这许多奇形怪状的梦,并且让我在制度的罅隙里保持着自己的天真而且还成长起来了,我真该感激的。

这个学期又快结束了,我的大二也将走过一半的时光,我想起曾经高中和同学争论的一个话题,我说我以后要去西部,去那里支教也行。我为自己的高尚自豪洋溢,沾沾自喜地跟家里人一说,简单的梦想,却在碰到现实的刹那破碎,家里人训了我一顿,说,你这么羸弱,年龄又小,到那里去怎么照顾自己,叫我们怎么放心,你去了,你妈怎么办。我突然就心疼了。原来,梦想和现实触碰的时候,总是会疼痛的。然而我仍然没有放弃,我想,大二下学期,我会用这一年的稿费,独自去一趟西藏,因为那里最接近天堂。而这趟旅行之后,我会继续成长,因为梦想就像四叶草,在我接近努力靠近的时候,心里亦会涌起平凡而甜蜜的幸福感,支撑着我孜孜不倦的追逐,而成长的背后呢,是什么,是不是意味着一份我早就想担当的责任,而且是我可以选择用自己最拿手的方式来担起的一份责任?或许到时候,我仍然可以感恩的说,谢谢你的宽容,让我以最快乐的方式付出自己有限的才华,还让我得到一段丰茂美丽的生命,我的国家。

一步一步地,我走过了童年,高三,走过了高考,步入了大学。当回首再望时,我发现许多曾以为不可能的梦,都已一个个实现;许多曾以为不可抵达的地方,都已一个个走过。现在的我觉得,幸福是不能用某一件事、某一个时段来衡量的,而是需要用一生的时间去经历、去体验。而梦想,永远像三叶草丛里的四叶草,吸引着人去找寻去追逐。而找寻的本身,已是幸福的过程。

11月3日上午,位于国家会展中心3楼的进口博览会新闻发布厅座无虚席,首届进口博览会开幕前最后一场重量级新闻发布会在这里举行。

新闻发布会10点开始,然而早上8点半不到,就有记者提前到场准备抢占最佳位置。9点左右,发布厅内150多个座位已经挤得满满当当,过道中间、座椅两侧也站满了记者,摄像机、三脚架、话筒、笔记本等记者常用工具已经摆放就位。

在简单的情况介绍后,问答环节开始。一个个问题连珠炮似地被抛向台上的几位嘉宾,其中不少颇为尖锐,对此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以详实的数据、有力的事实一一回应。

针对不发达国家参展情况,进口博览会副局长孙成海的回答,也尽显大国风范。他说,为了支持最不发达国家参展,我们为每个参展的最不发达国家提供两个免费展位。通过务实举措和行动支持帮助最不发达国家分享中国市场的机遇,参与经济全球化进程。

新闻发布会现场也不失轻松氛围。当被问及进口博览会为何独独“青睐”上海时,上海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周波先是“自嘲”了一番:“如果说为什么选择在上海,我想王部长回答更权威,我回答的话,变成‘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引得现场一片笑声。调侃过后,周波从上海的工业、经济、文化等实际情况出发,客观仔细地分析了上海的优势,并表示上海将抓住进口博览会机遇,进一步扩大开放。

近两个小时的发布会,有关进口博览会的新闻不断传出,嘉宾们的回答不仅介绍了首届进口博览会的筹办情况,更向全世界的记者们传递着中国对外开放的心态。

幸运草作文300字图片

除了这两天陆续抵达上海的各色展品让人充满期待外,展台搭建的现场也大大颠覆了记者以往对于布展阶段的印象。

总重约200吨的“金牛座”龙门铣是本届进口博览会“码子”最大的展品,这两天正在展馆里进行安装。走进智能及高端装备展区所在的3号馆,还没看到这个“大家伙”,就被传来的阵阵音乐声吸引了。

走近一看,简易的桌子上资料、水杯、手机等一堆物品中,一个黑色的小音箱尤为显眼,富有节奏的歌曲正在不断从其中传出。空旷的展馆,带劲儿的旋律,如果不是少了一批中国老太太,不禁让人有种身处“广场舞”现场的错觉。

看到记者好奇地打量音箱,一旁两位身穿蓝色工装裤的老外走了过来。一聊才知道,他们都是龙门铣的生产方德国瓦德里希科堡公司派来负责装配的,这音箱正是他们带到现场的。别看氛围轻松,可是现场龙门铣的安装效率一点都不耽误。两架吊车分别吊起链接梁的两端,在一次次细微的调整中,与机床无缝连接。

听着音乐干着活,这份看似轻松的心态后,是中方团队“不一般”的效率提供的底气。从抵达上海港开始,查验、通关、运输、开箱、吊装……每一个环节都体现出“进博会速度”。而中方团队在装配中提出的优化方案,也使得“金牛座”的安装比预期时间不断提前。

这不,没两天的功夫,“金牛座”已经初具雏形,预计下周就能提前见到全貌了。

标签: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